人民網

職業乞丐帶10歲養女乞討9年 打傷志願者(圖)

2014年12月24日07:17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小飛燕跟“父親”王軍相依為命

  被打的志願者戈潔被診斷為面部軟組織挫裂傷

  在北京西站派出所,民警為小飛燕准備了餃子

  “小飛燕,一個先天殘疾卻有著一雙明亮眼睛的女孩子。年僅1歲的她被養父王軍帶至上海街頭乞討,開始了她“跑江湖”的生活。在隨后的幾年裡,小飛燕的影像在福利院和流浪之路上反復出現,幾次被救助返鄉。這次矛盾卻集中爆發了,志願者在幫助小飛燕的過程中被其養父打傷。為何“小飛燕”卻始終逃脫不了乞討的命運?”

  10歲女孩小飛燕常年與“養父”王軍在外流浪乞討。近日,小飛燕再次現身北京乞討,志願者為救助殘疾兒童小飛燕,出資、出力幫助小飛燕就醫、上學,並幫助王軍找工作。唯一要求是王軍不許再帶著小飛燕乞討,並將小飛燕送往兒童救助機構。經協商,志願者戈潔和王軍達成一致並簽訂協議書。

  昨日凌晨,王軍突然反悔,准備帶小飛燕回河南老家。公益組織“小希望之家”志願者戈潔追至北京西站阻攔王軍,二人在火車站站台發生肢體沖突,志願者面部、頭部被打傷出血。

  志願者救助殘疾女孩被打

  昨日凌晨,北京西站站台上,志願者戈潔因阻止王軍帶走殘疾兒童小飛燕,被王軍動手打傷面部和頭部,經醫生鑒定為“頭面部軟組織挫裂傷”。

  小飛燕先天殘疾,脊柱下裂,大小便失禁,下肢變形。戈潔告訴北青報記者,自己的志願者朋友之前長期資助小飛燕和王軍的生活,幫助小飛燕募捐醫療費,帶小飛燕去兒童醫院就醫,給小飛燕在河南老家聯系學校,並答應幫助王軍找工作。但事隔一段時間后,志願者們發現王軍仍會帶小飛燕前往其他城市進行乞討,理由是錢看病花完了,沒有經濟來源。國慶期間,小飛燕現身北京乞討,志願者聯系戈潔,希望戈潔能夠幫助解決小飛燕遇到的困境。戈潔16年來致力於救助殘障兒童,並在山西太原開設了殘障兒童救助站。

  戈潔告訴記者,自己專程來到北京,幫助王軍和小飛燕租了住處,並承諾給王軍找工作。要求是王軍不要再帶著小飛燕乞討,並將小飛燕送到兒童救助站。戈潔表示,王軍一直都答應得很好,並承諾戈潔在回河南老家之前把孩子送到戈潔那裡。

  事情安置好之后,昨日凌晨,戈潔乘坐火車回山西太原,在火車上突然接到志願者朋友的電話,被告知王軍要帶小飛燕回河南。得知這個消息后,戈潔馬上在保定站下車,迅速乘坐火車返回北京西站,直接在站台上找到王軍“父女”,情急之下伸手阻攔王軍上車,“我告訴他我不可能讓他再帶孩子乞討,他帶走孩子,我們以后就很難再找到孩子了。”但此時,火車即將開出,王軍有些著急便出手打戈潔。無奈之下,戈潔報警,二人被帶至北京西站鐵路派出所。

  帶著孩子乞討9年多

  在北京西站鐵路派出所,記者看到了王軍和小飛燕二人,小飛燕看到記者來了,回頭向王軍喊:“爸,有人來了。”這位被小飛燕喊作爸爸的人便是王軍。據王軍說,自己2004年在上海撿到被遺棄的小飛燕,並帶當時1歲的小飛燕回到河南老家。王軍表示,小飛燕身患殘疾,大小便不能自理,身邊不能沒有人,自己如果去找工作,小飛燕就沒人管,所以才會帶著小飛燕以乞討為生,這樣既可以照顧小飛燕,又能有收入。談到之前志願者多次募捐的錢,王軍表示,為了給小飛燕看病,那些錢很快就用完了,用完了就得出來繼續乞討賺錢。王軍帶著小飛燕流浪乞討9年多,乞討方式是將小飛燕放在帶有小輪子的木板上,把小飛燕殘疾的雙腿裸露出來,王軍牽著木板,帶著小音箱,小飛燕表演唱歌。

  記者詢問王軍為什麼不能將小飛燕送到兒童救助站,王軍表示是小飛燕自己不願意去,“小飛燕說看到有小孩子哭鬧被綁在椅子上,她害怕,非要讓我帶她回家”。對此,記者向戈潔求証,戈潔說,被綁起來的是腦癱兒童,但那不是為了阻止孩子哭鬧,“那是坐姿矯正椅,腦癱兒童身體像面條一樣,自己不能好好地坐在椅子上,我們就買了專門的坐姿矯正椅,那些帶子類似於汽車的安全帶。”

  針對打人行為,王軍表示,戈潔一直拉著孩子不放手,火車快開車了,自己著急,於是推打了戈潔。但王軍一再告訴記者,孩子不喜歡上學,“她大小便不能自理,腳也是畸形,同學們都笑話她,欺負她,有時候她身上有屎尿味道,別人就討厭她,時間長了她就不想去上學。”王軍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王軍也表示,自己31歲才結婚,妻子過世的早,自己的兒子都20多歲了還沒有買房子,自己在照顧小飛燕的同時,也還需要賺點錢供兒子買房子。

  網絡上關於小飛燕父女在“海南乞討”的相關報道稱,小飛燕在河南有戶籍。對此,民警與王軍戶籍地派出所和當地民政部門取得聯系。當地派出所稱:王飛燕非王軍親生,王飛燕也非拐賣兒童。當地民政部門反映:當時王軍帶小飛燕來辦理領養手續,但王軍已育有三個子女,不符合領養手續,因此未予辦理。民政部門還稱,因為小飛燕不願意離開王軍,所以也沒有將小飛燕送去當地的福利機構。

  小飛燕習慣了乞討生活 依賴王軍

  記者在派出所見到坐在輪椅上的小飛燕,10歲的小飛燕扎著凌亂的小辮子,眨著大眼睛,有人問她話她就很積極地回答。一位民警夸小飛燕很漂亮,她就很大聲地說:“謝謝叔叔。”

  小飛燕一直靠在王軍身邊,時不時抓住王軍的手。無論是去派出所食堂吃飯還是坐在會議室,王軍都推著小飛燕的輪椅車來來回回,遇到台階就抱著小飛燕上下。吃飯的時候,小飛燕把乘放餃子的盒子湊到王軍手邊說:“爸爸你吃,你蘸著這個醋吃。”晚上7點多鐘,吃過飯的小飛燕躺在王軍懷裡很快睡著了,王軍把衣服蓋在小飛燕身上。其間,民警過來說一樓太冷,讓王軍抱著小飛燕去二樓會議室睡覺,民警說著伸手去抱小飛燕,孩子一下子驚醒,馬上爬起來著急地說:“我爸爸呢,我要和我爸爸在一起,我哪裡也不去,我不去我不去,我要和我爸爸在一起。”

  看到王軍也會和自己一起去二樓,小飛燕才安靜下來被王軍抱到二樓會議室。在會議室,小飛燕頭躺在王軍腿上,緊緊抓著王軍的手,一直嘰嘰喳喳和王軍聊天。見記者也來了,就問王軍要出手機給記者看手機裡的照片,“這是我爸爸帶我去長城的照片,這是我拍的,這是我爸爸拍的,這是我倆合照。”小飛燕一再向記者和民警表示,自己很喜歡爸爸,爸爸對自己很好。記者問小飛燕:“你想回家還是想留在北京的叔叔阿姨這裡呀?”小飛燕說:“我想先回家一下,然后很快就和爸爸再出來賺錢。”

  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將接收小飛燕

  昨日晚8點左右,北京西站鐵路派出所安排小飛燕在世紀壇醫院住院檢查身體,派兩名警員24小時看護。王軍目前仍在醫院照顧小飛燕,華北群志願者小康晚9點專程抵達北京,和戈潔一起陪護小飛燕。另外,警方聯系了民政方面,待體檢后,北京市第二未成年人救助保護中心將接收小飛燕。

  文/見習記者 高語陽

下一頁
分享到: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