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職業乞丐帶10歲養女乞討9年 打傷志願者(圖)

2014年12月24日07:17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對話小飛燕:爸爸是個好人

  北青報:在北京都去了哪些地方?

  小飛燕:故宮、八達嶺長城、動物園、兒童樂園,很多地方,我最喜歡動物園,我喜歡小動物。

  北青報:除了北京還去過什麼地方?

  小飛燕:三亞、上海,記不清楚了。

  北青報:去那些地方都做些什麼?

  小飛燕:表演唱歌,過節的時候也表演跳舞。

  北青報:不表演的時候做些什麼?

  小飛燕:我喜歡學習書法。

  北青報:誰教給你書法?

  小飛燕:爸爸教,還教我認字。

  北青報:爸爸是個什麼樣的人。

  小飛燕:爸爸是好人。

  北青報:除了爸爸,你家裡還有什麼人?

  小飛燕:還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

  北青報:喜歡哥哥姐姐麼?

  小飛燕:喜歡,哥哥姐姐也喜歡我,還帶我玩,給我打電話。

  北青報:想上學讀書嗎?

  小飛燕:想。

  北青報:警察叔叔說幫你找一個能讀書的地方,但爸爸不在那裡,你想去嗎?

  小飛燕:我想先去看看,我不知道。

  文/見習記者 高語陽

  編后

  到底是誰錯了?

  王軍,是個從小收養了小飛燕的職業乞丐。當沒有細讀小飛燕的故事的時候,我們會想,這個道德似乎不那麼高尚的乞丐居然拿一個殘疾的孩子當做謀生的工具,利用她的殘疾博取大眾的同情。可當記者看到這對沒有血緣關系的“父女”之間的親情互動,我們動搖了。王軍,職業乞丐,卻竭盡自己所能讓女兒看上去不大像一個乞丐,衣服和鞋子都給她買新的,自己卻渾身散發著腐爛的味道。他會摟著自己的女兒,輕拍哄她入睡。在派出所裡,民警想抱起睡熟的小飛燕時,這個幾經顛沛流離的孩子卻忽然驚醒。掙扎、抗拒,第一句話居然是:“我爸爸在哪裡,我要我爸爸!”經過時間的流逝,親情也許被鑄就,硬生生地拆散他們似乎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那個抱著滿腔熱忱卻挨打的志願者,她也錯了嗎?她不過是想讓小飛燕過上正常孩子的生活,宿疾可以得到治療,坐在窗明幾淨的學校去讀書,被平凡的家庭收養。福利機構、社會愛心人士以及關心小飛燕命運的人都會覺得,跟著乞丐王軍,孩子連個姓氏都沒有,何論未卜的前途?社會盡其所能幫助小飛燕,給她找個安身之所,這是一個多美好的初衷。但是在王軍的堅持下,小飛燕卻一次次地被救助,然后離開,就好像一個閉合的死循環。問題究竟出在了哪裡?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文/本報記者 李仲虞

  對話

  為了孩子,我們願意像堂·吉訶德一樣戰斗

  作家陳嵐是“小希望之家”兒童權益保護中心的發起者,多年來一直致力於解救和保護中國受虐兒童。此次義工戈潔被打,也受到了陳嵐的密切關注。就民間組織救助受虐兒童的問題,陳嵐接受了北京青年報記者的採訪。

  北青報:戈潔算是一位資深義工,在這次救助小飛燕的行動中也有不少志願者參與進來。“小希望之家”有多少志願者?

  陳嵐:在乞討這種案例裡,我們其實很擔心女性志願者會有危險,畢竟一些“江湖乞丐”都很不簡單,但這次戈潔還是堅決地要救助小飛燕。“小希望之家”現在大約有幾千人,女性志願者佔三分之二。在歐美,兒童保護組織裡面也是女性居多,這可能與母性這樣一種天然情感有關。在工作中,為了安全起見,一般都有兩名女性志願者,或者一男一女一起,或者幾個人搭配,男性志願者可以在外面保護安全,女性志願者和孩子的家人進行溝通。

  北青報:具體來說,“小希望之家”是如何工作的?

  陳嵐:我們的志願者們會通過媒體報道掌握一些線索,去解決報道之后的問題,也會自己主動搜集信息。一般我們會先尋求警方的幫助,在找到受虐兒童的家庭之后,如果家庭是因為有經濟困難而難以撫養孩子或者不懂得如何撫養,我們會對其進行輔導,再提供幫助改善他們的生活。如果情況比較復雜,會和家人協商尋求解決方法。實在不行,請他們把孩子放到“小希望之家”。

  比如,我們曾經接到線索,在河南有一個患有精神病的母親,她的病一旦發作就會打兩個孩子、餓孩子,她的孩子在街頭被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瘦得皮包骨頭。我們首先採取臨時性措施,讓母親住進精神病醫院,把孩子們送到姥姥、姥爺家,並提出姥姥、姥爺以后來照看孩子。但是姥姥、姥爺不同意,說母親知道孩子在他們這裡,不僅會打孩子們,還打父母。於是我們請老人與我們保持聯系,如果孩子在母親身邊出了問題,要告訴我們。果然,有次母親病發后,把孩子關了5天,不給吃不給喝。

  此后,我們多方打探,找到了在河北打工的孩子父親,沒想到他與孩子媽媽根本沒有結婚,他表示自己打工,無法撫養孩子。更復雜的是,父親只是一個養子,孩子沒有親生爺爺奶奶。最后,我們向“爺爺奶奶”提出,每個月給兩個孩子1200元,請他們收養孩子,實在不行就送到“小希望之家”,他們答應了。現在孩子們已經上了幼兒園,還是挺好的。

  北青報:解救孩子的經費從哪裡來?對你們來說負擔大嗎?這些年一共解救了多少兒童?

  陳嵐:資金一開始是我個人和理事會的成員出,后來也有了社會的公開募捐。其實不會有很大負擔,如果是白血病兒童,可能一個就要上百萬,但我們救助的孩子們不是生了那麼大的病,而且主要在農村,生活成本也不高。我們已經做了差不多有5年時間,幫助過幾百個孩子,去年一年我們籌集到了150萬元,救助過136個有困難的兒童,還有30個左右是把他們從死亡的邊緣拉回來的。我們建立了河南平頂山、山西太原、四川宜賓、貴州黃坪等4處困境兒童之家。

  北青報:在解救兒童的過程中,遇到比較大的困難是什麼?像小飛燕這種乞討兒童,你們接觸多嗎?

  陳嵐:一個很大的難題就是,許多兒童還是處在監護人的監護之下,在法律有空白的情況下,我們和警方都比較難以介入。小飛燕是我們接觸的第二個乞討案例,她的監護人不在身邊,還比較好辦,第一個就是遇到了這種困難。在上海,一個失明的男子,妻子患有精神病,二人就把孩子拴在鐵鏈上,上街乞討,我們提出來為孩子提供幫助,讓他上學,他的父親不同意,最后我們也沒有辦法,因為他父親是他的監護人。

  但是從今天開始,情況要變了,因為四部委聯合發出了《關於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其中規定,脅迫、誘騙、利用未成年人乞討屬於監護侵害行為,公安機關應當採取措施,救助機構應當承擔臨時監護責任,經三次以上批評教育拒不改正,嚴重影響未成年人正常生活和學習的,法院可以判決撤銷其監護人資格。這樣,就為警方的介入和我們的幫助提供了法律依據,我今天看到這個,真的特別高興。文/本報記者 趙婧姝

上一頁下一頁
分享到: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